首頁 > 作家列表 > 惜之 > 迷戀邪君 >
繁體中文 上一頁  迷戀邪君目錄  下一頁


迷戀邪君 page 7 作者:惜之

   
  “你現在還跳嗎?”

  “之前當學生時我下課后會到禮堂練舞,現在沒有場地了,只能在家里做做拉筋運動。”“家里面不能跳嗎?他以為臺灣每戶人家都像他家一樣占地上千坪。

  “去撞到墻啊!”

  “那——我在新房子里幫你留一個五十坪的房間做舞蹈室。”

  “新房子?你要搬家?”

  “答對了!”

  “為什么?跟賀伯伯、賀媽媽一起住不好嗎?”

  “不是不好,是我直接住在公司附近,可以減少交通往返的時間,于是我和二哥就決定等裝演好一起搬進去。”

  “你們要一起住?”

  “我們各自擁有獨立的一層樓,大約兩百五十坪左右。

  “以后賀伯伯、賀伯母會不會很孤單!”她的天使心又在替別人操憂了。“別替他們擔心,他們老是說等我們三兄弟結完婚后,兩人要去環游全世界,說不定就找個國家移民不回來了。”

  “好好哦!賀爸爸、賀媽媽有你們這么會賺錢的兒子,可以四處去玩,像我爸媽想出國玩都舍不得花錢。”

  “你爸就是我爸,你媽就是我媽,將來要去環游世界,就讓他們結伴一起出去,彼此互相照應,我們不也放心得多。”

  “你真好心!”她心底沾滿蜜糖,靠向季墉身上。他老是細心地替她沒想,這樣算不算“適應”、“配合”和“包容”呢?

  “肚子餓不餓?”

  “有一點。”

  “想吃什么?’季墉在腦里浮上一個畫面一在浪漫的法國餐廳里,伴隨著小提琴手的優雅樂聲,他和宛若仙子的巧巧慢慢品嘗食物,周遭凈是艷羨的眼光。

  “我要去吃麥當勞的兒童A餐,聽說他們有附贈玩具哦,’好興奮哦!想到可以去吃麥當勞,她的心雀躍的像電線桿上的麻雀。

  平常爸爸不準她們吃那種垃圾食物,巧巧一向膽小,不像水水敢背著爸媽跟同學跑去吃。通常越被禁止的事物就越具備致命的吸引力,因此上麥當勞就成了她夢寐以求的愿望。“不,我要帶你去法國餐廳。”

  “‘可是我好想吃麥當勞!你沒看見電視上演的,他們把漢堡吃光了連芝麻粒都要沾起來吃掉,可見麥當勞有多好吃。”她心向往,口里不自覺地哼出廣告歌曲——歡樂、美昧就在這里……麥當勞都是為你‘…··“可是那不代表麥當勞的東西好吃.而是代表他們那些人太窮了,窮得連芝麻粒都舍不得放過,那叫‘撿實’!懂不懂。”

  “可是如果法國大餐好吃,為什么電視上不打廣告?”

  哦!她的推理能力好得讓他快“花轟”,墻先生、壁小姐您在哪里快現身讓我撞幾下。巧巧淚水撲籟籟地滑下…··抽泣地問他…“我是不是笨得很離譜?”

  “我沒有這么說你啊。”

  “可是你的表情告訴我,我說的話很白癡。”

  不、不、不!她不白癡,就算要罵白癡也要罵她父母,不應該禁止她接觸外面的世界。所以不能說她笨,應該說、說、說她是被保護在城堡里的中古世紀公主。他幫巧巧找到一個最適切的形容詞。

  “乖——不哭了,我帶你去吃麥當勞,以后我會一直、一直帶你到麥當勞,直到你吃膩了為止,可以嗎?”他安撫地輕拍著她優美的背脊。

  誰說女孩要聰明才能掌握男人的心,擺怖男人?像巧巧這樣的笨女人不也把季墉這個自以為愛因斯坦再世的聰明男人操控在掌中,讓他動彈不得?

  所以笨女生們——安啦!‘天生我材必有用”別太為自己擔心,但是下一句“千金散盡還復來”就請千萬不要太相信了,因為并非每個人的運氣都像巧巧那么好,能憑空掉下一個聚寶盆來使一使,所以口袋還是多存一點“孫國父”、和“蔣總統”比較穩當。

  巧巧穿著細肩帶小洋裝,織細的脖子、粉嫩不沾染顏料的臉頰,惹得季墉一陣悸動。蠢蠢欲動的下半身在牛仔褲里蓄勢待發、等著被解放,如果世上真有魔杖這類神器,他會要它馬上變出一張床,要不……一頂蒙古包也無妨,反正他就是需要一個隱密空間進行人類流傳恒久廣代接一代的神圣游戲。否則他會憋出內傷。

  狠狠撕咬下手上的炸雞快,他開始嘔起顏伯伯,沒事干嘛禁止巧巧上麥當勞,害得他現在每回和巧巧出門,她只肯往表當勞里鉆。

  要是她肯吃日本料理,至少有個隱密的包廂可以讓他解解那陣搞不清楚場合的欲動,不像現在,只能任它在褲管交接處膨脹。

  哦——有鬼!難不成這是顏伯伯的詭計?在這種亮晃晃的開放性場合,除了讓眼睛吃吃冰淇淋,任誰再有勇氣,也不敢明目張膽地上下其手、吃盡他女兒豆腐。

  這招真高明!將來他和巧巧有了女兒,他也要把這條列入家規——和男性約會只準上麥當勞。

  可是——到時候,麥當勞會不會順應民意、隔出一間間隱密小包廂?以“便民”做為經營最高宗旨?

  “季墉,炸雞不好吃嗎?”

  巧巧的清脆嗓音讓他從春夢中覺醒,發現眼前的春景仍然嬌艷誘人。

  迎上巧巧笑得燦爛晶亮的一雙大眼睛,美啊!真是美得不可言喻,多看她一次就會覺得她又美一分,這樣的美人就該擁有那種“一顆永流傳”的亮晶晶石頭,是了!說做就做。“巧巧,快把你的兒童餐吃完,我帶你去買東西。”

  “你還想再吃別的東西?”

  “不是!我帶你去買鉆石。”想到一串閃爍著冷光的鉆石環在她優雅的預項上,光想像就覺得享受。

  “我沒有上班,沒有錢可以買。”

  這點他比誰都清楚,出門約會許多回,她身上從來不曾帶過錢。不過這對季墉來說很合理,因為他沒有讓女人掏腰包的習慣,何況要天使帶錢?太突兀了吧!

  “傻瓜,我說要買自然是我付帳。”

  巧巧皺彎眉尖,低下頭沉默地吸啜著紅茶。壓得扁扁的嘴唇在臉頰上印出兩個漂亮的小酒窩,季墉恍然大悟,原來酒窩不是微笑的附屬品,美女連心情不佳時,也會引得男人眼光流連忘返。

  難怪西施捧心人人爭先恐后搶著看、東施效顰也會引人爭先恐后,只不過大家搶的不是看美女的好位置,而是想搶到馬桶好拉個過癮!

  “你不高興嗎?”季墉捧住她的小臉問。

  “季墉,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巧巧可憐兮兮地問。

  “你怎么會有這種想法?”她的邏輯太奇怪了!男人送禮物給女人等于喜歡--這現象是以物質不滅定律方式存在的,怎么到她腦里“代志”就“變款”了?

  “水水說,男人買東西討好女人,就是變心的前兆。”這句話讓水水來說會更具震撼力,保證立刻讓心虛的男人俯首認罪。但從巧巧嘴里說出來,就是缺乏那么一點力道。由此得證,相同的話借由不同的人、不同的口氣敘述,就會產生不同的效果。”哪有這回事?”

  ‘比如丈夫在外面跟別的女人做壞事,他的良心就會不安,就會一直一直買東西給太太,彌補她獨守空閨的空虛。”

  “首先,我們還不是正式夫妻,如果我真的跟別的女人做‘壞事’,我不需要去彌補什么,只要解除婚約就行了。再來,除了你以外,我沒有其他的女朋友。因此,水水的話不能在我們之間成立。”他將她的“比如”駁回。

  “水水說,男生送女生禮物都是有目的,他們都想騙女人上床,等玩過就會隨手丟棄,跟用過的衛生棉三樣,再也沒有賣價了。”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2013大乐透全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