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作家列表 > 惜之 > 迷戀邪君 >
繁體中文 上一頁  迷戀邪君目錄  下一頁


迷戀邪君 page 23 作者:惜之

   
  “媽媽呢?”季墉迫不及待地問。

  “她帶小朋友去參加舞蹈比賽,八點以前會回來。因為我沒給她晚餐的錢,所以她一定不會亂跑。”

  他的話讓季墉咋舌,那口吻簡直是小號的自己,當初他也是這樣控制巧巧。不過,那時巧巧會用眼淚向他抗議,可是這小子一副鐵血宰相的俾斯麥表情,他懷疑巧巧的眼淚攻勢會有用嗎’?

  “你們家經濟由你掌控?”

  “經濟?是錢的意思嗎?”貫洲反問。

  “沒錯!你媽媽不管錢?”

  “沒辦法,她是敗家女,每個月的薪水都留不到月底,常常害我沒牛奶喝。后來連奶奶教會我使用電子計算機,換我管錢后,情況就比較好了。”

  五歲的管家?這兒子肯定是青出于藍勝于藍!“我可以明白你怎么管家嗎?”“很簡單,媽拿到薪水后先把補習費、房租、水電費繳完,剩下的用電子計算機算一算,分成三十個信封裝好,一天拿一袋來花,沒花完的就放在我的小豬存錢簡。”

  “如果不夠呢?”

  “就不可以吃晚飯。”他斬釘截鐵地說。

  “你真嚴格!”

  “沒辦法,我媽媽太不會存錢了。我不節省一點,將來繳不出學費就不能上課了,我不希望自己變成大笨蛋。”

  “你學很多東西嗎?”

  “鋼琴、小提琴、畫畫、溜冰、游泳、英文和日文。”

  宗翰說的沒錯,他兒子的確是有理想、有抱負的“有為兒童”。“為什么想學那么多?”

  “我想當一個讓你驕傲的好兒子!”

  季墉感動極了,在他不知道有兒子的時候,貫洲已經為著討自己的歡心而努力學習。他把兒子抱到大腿上,緊緊地摟住他,像天下所有父親會對兒子做的那樣。“從現在開始我也要努力學習,當一個讓你感到驕傲的好爸爸!

  “你已經是我的好爸爸了,我希望長大后能像你一樣厲害。”

  “告訴我--你怎么知道我是你爸爸?是媽媽說的嗎?”

  “上個月我在一本雜志封面看過你,馬上就認出來你是媽媽最寶貝的照片里的男人。”是那篇報導促成他們父子相聚?太好了他要好好獎勵一下那家出版社,往后有記者要來訪他,他一定不再拒絕。

  “那你又怎么知道我很厲害了?”問這句純粹想滿足自己的虛榮,他喜歡在兒子眼底看到崇拜。

  “媽媽說的啊!他說你是一個很聰明、很厲害的爸爸。將來我要努力讀書,長大后上你以前念過的劍橋大學!而且我的鋼琴老師也幫我念雜志上的報導,上面說你是商業奇才,儲老師還幫我查出你公司的電話號碼。”

  “我要好好感謝那位儲老師!對了!你知道我的電話為什么不馬上和我聯絡?”“媽媽說不可以我找上你,你的新太太、新兒子和新女兒會生氣。你今天來他們知道嗎?”他早熟的臉上有著明顯的憂慮,他是真心替他擔憂。季墉很高興,貫洲不但遺傳了他的頭腦,也遺傳了巧巧那顆善良的心。

  “巧巧弄錯了,我沒有新太太,你媽是我‘唯一’的太太,你是我‘唯一‘的兒子。”他特別強調了“唯一”。

  “真的嗎?那么以后我們可以住在一起了?”

  “當然可以!”這種想法讓兩人的情緒瞬間達到沸騰點,季墉忍不住抱住貫洲轉起圍圈,兩個人洋溢幸福的咯咯笑聲,把空氣烘染得暖洋洋。

  “萬歲!我有爸爸了!我不是沒人要的壞小孩了!”

  “誰說你沒人要?若不是當年……”想到晏伶,他積壓多年的怒氣又再度涌起。貫洲以為他在生媽媽的氣,連忙替她說話。“爸爸,媽常會弄錯情況,這次你原諒她好不好?這幾年她一個人帶我很辛苦的。雖然她常常象在棉被里偷哭還騙我是作夢,可是我知道她和我一樣都很害怕。”

  “害怕?”他的心被狠狠一擊,這些年他們母子吃了多少苦呵!

  “嗯!我們常會被別人笑,有時候舞蹈社的叔叔對媽媽好一些,其他的阿姨就會罵她狐貍精,說她生一個私生子不夠還想多生幾個。”

  “誰敢這樣欺侮你們母子?’他橫眉豎且想一舉殲滅那群碎嘴女人。

  “連奶奶要媽媽別在意,因為她太漂亮才會讓別人嫉妒,可是我知道都是因為我她才會挨罵的。”

  “乖兒子,不是你的問題,問題出在那些人身上,他們不懂得欣賞,成天擔心別人好過自己,于是嫉妒、毀謗他人,這種人活得很辛苦。尤其像你這么優秀,將來你勢必要承受更多這種傷害,你必須要學會處之泰然。”他抱住貫洲小小的身體,迫切地想用愛包圍住他,彌補他被傷害過的幼小心靈。

  “你以前也常被人家嫉妒嗎?”

  “當然!就是現在,也有人對我的成就不以為然,不要去在乎就沒事了。”“我懂了!”

  “很好,我就知道你不是普通小孩,一定能聽懂我說的。現在告訴爸爸那個支持你們的連奶奶是誰?”

  “連奶奶是媽媽小時候的舞蹈老師,她剛到臺南時就住她家,在她的舞蹈杜里面教小朋友跳舞。”

  “原來你們一直在南部,難怪我把臺北地皮都翻過一遍,還是找不到你們。”“你一直在找我們?”

  “是!”他點點頭。“貫洲,告訴爸爸,你們這些年是怎樣過日子的?你們過得好嗎?”

  “早上媽媽到公園教助巴桑跳舞,我就在旁邊玩、作功課,回家后我們一起做家事、吃飯、睡午覺,下午她上她的補習班教跳舞,我到我的才藝班上課,九點后她會來接我……”

  不停地聊著、說著……他們有數不清的話題,季墉和貫洲這對父子急于把他們之間這幾年來的空白填補起來。

  第九章

  “貫洲,我們快去吃飯,媽媽餓壞了。”巧巧打開房門,有氣無力地喊了聲。她甩掉高跟鞋,學電視上――自然涼快到底……那種姿勢,啪,四腳朝天,身背垂直往床上一仰。

  舒服…??哦!好舒服…??舒服得想直接飄入夢鄉,找周公吃飯…??吃飯!噢,對了,她再不吃飯,這兩眼一閉不會到夢里找周公,會直接搭上超速捷運往地獄找閻王老爺。咦?怎么老半天都不見兒子?

  “兒子,快啦!媽媽快餓死了。”

  她連喊了兩聲不見應答,不得不把癱軟的四肢裝上馬達再度啟動。

  打開廁所――沒有?!衣柜――沒有?!床底--沒有?!梳妝臺下-沒有?!每聲“沒有”都讓她的心臟連嗆三下。

  啊……貫洲不見了!

  顧不得雙腳赤裸,她三步并作兩步沖往服務臺,抓住人就問:“你們有沒有看到我兒子?他五歲、長得很帥…?”

  “八\七  號房的小男生嗎?”

  八0七?對了!她是住  八  0七號房。“對、對、對!我就是那個小男生的媽媽。”“他跟一位先生出去了,他說在桌上留了一張紙條給你。”

  先生?男人?嗚…??她的貫洲被綁票了。字條一定是歹徒留下來要贖金的,錢全都讓貫洲存起來了,她哪有錢?壞人為什么不綁架她算了?

  “小姐,你還好嗎?你別擔心,他是和他爸爸一起走的。

  爸爸?嗚……貫洲哪有爸爸?他是那么聰明的小孩,歹徒就是看準他想爸爸想瘋了,才假造身分騙走他的。

  巧巧一路走一路哭,她氣死自己了。為什么要把貫洲獨自留在飯店,他才五歲吶,她怎么可以這么放心?她是個不稱職的壞媽媽!淚白腮邊滴到冰冷的地板,腳底的冷抵不過心理泛起的寒意。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2013大乐透全部走势图